谈谈波切蒂诺列维和刘易斯(转载)

首先,谈谈波切蒂诺,列维和刘易斯。谈这个话题得懂点财经。简单来讲就是,俱乐部所有者之间 的最初协议(通过ENIC公司)是刘易斯占大头,列维拿小头。刘易斯当时的说法是,“好吧伙计,现在放手干去吧。 如果你能挣到钱,那太棒了。但如果你跑来向我要更多钱(股本)的话,你对热刺的股权就将稀释,我手中的热刺股权就会增加。”自那以来列维就大显身手,将热刺队带上了正轨:从修建新训练场到今天美轮美奂的新白鹿巷,一切花费都源于热刺自营所得的利润/现金流。换句话说,没有多向老乔(刘易斯)要钱。热刺各股东有过几次诉诸临时贷款,现在我们修建新球场也从银行借了钱。不过,热刺所有者的股权结构从未变动。热刺从未乞灵‘石油爹’的借款,也从未像其他球队一样被控违反财政公平竞赛原则(Financial Fair Play)。与那些富豪大亨(或是某个国家政权)的玩物相比,我们热刺是处在足球世界另一个极端的一股清流。

当然了,是列维在运营俱乐部,他一直干了18年,大体上是一人独揽。不过我敢肯定,他奋力为之的还是乔-刘易斯的那幅‘宏图’。老乔也许富可敌国,但是热刺依然堪称是他财富版图里的重要拼图。因此,列维同样得把老乔的意见考虑在内。2001年履新伊始,列维就得完成三项任务, 而且统统迫在眉睫:

2、力求避免向乔-刘易斯求得更多的股权投资,那样的话就会逐步稀释列维的股份

列维也以完全不同的财政规则(财务状况)与BIG5竞争,只有阿森纳与热刺处在(财务合理范畴)同一公平竞技层面。看看,这17年来列维是如何狠狠教训阿森纳的。比较一下北伦敦两家死敌在2001年的状况,今天他们又各居何处。最后,列维得处理所有与转会、经纪人、教练有关的常规事务,以及达成不止一项而是两项的地产项目(训练场和新球场),还要处理与球迷和媒体评论家之间的关系——后者曾把列维骂得狗血喷头,还给他带上了铁公鸡的帽子,等等等等。你大可以数落列维这些年来犯的错误,但你若是否认他的杰出功劳的话,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。

一位同样不世出的教练也迈入了这幅宏图。他高瞻远瞩看到了这幅宏图大业,尽管这在当时还朦朦胧胧。他视球员为己出,他待俱乐部有如家庭。他具备与列维沟通的商业才识,他也对俱乐部的财务挑战深以为然。你若是认为五年来波切蒂诺不靠三寸不烂之舌就搞定了一切,这种想法未免天真。但你若是以为,像毛里西奥-波切蒂诺这样的人,只是通过新闻发布会而非咖啡桌谈话与主席先生沟通的话,那也同样愚蠢。

我们已经知道,热刺有个品类繁多的五年计划。简言之,建成新球场,并在球场落成之时(或是之后不久)打进四强获得欧冠席位。我们现在知道,热刺早就提前超额完成了这任务,还打进了欧冠决赛。热刺现在具备成为一家大俱乐部的一切条件。这没什么大不了,但却意味深长。波叔提及这一点的时候其实是暗示:我们还需要打造一种如影随形、与豪门俱乐部相称的“心态” (mentality)。各种期待。意甲各类标准。甚至,各项冠军头衔。过去17年都是为了这段征程,但我们最后还是抵达了一个终点。现在我们得把眼光放得长远,远到哪怕是中间失败都将印证荣耀。这就意味着所有人的齐心协力。上到我们的管理层,下到我们的青训孩子,观众席上的球迷,论坛上的发帖,大家都要同心同德,简单来讲,就是以某种方式重振我们‘比尔-尼克尔森的王者之风’。

这与钱无关。这篇文章与钱无关,也许是因为有足够的钱花。但是热刺恪守着其他俱乐部没有的原则:意在抑制队内摩擦的薪资结构,对付经纪人和某些暗箱操作,对财政公平竞赛原则的践诺。我们没有(尚未)曼联和利物浦两队身上何其沉重的历史包袱,也不具备曼城和切尔西那种家缠万贯的诱惑之力。不过波叔说了,我们都得改变我们看待自我的方式,这也将改变他人看待我们的方式——这其中当然包括我们想要签下的球员。顺便说一句,本赛季的波叔已经改变了他面对媒体的方式。改变,也许就发生在那段曼联/皇马挖人传言甚嚣尘上的时候。他更喜欢捉弄大小媒体了,不再像以前那样直球对决。且举一例:在马特-劳在电讯报的热刺报道里,作者暗示说,波叔现在已经“占到了列维的上风”。马特-劳举例说,与埃弗顿的赛后,“波切蒂诺教练应酬媒体之后不久就重新现身球员通道,手上还端着一杯红酒。记者见状问他从哪搞来的,波叔开玩笑说他是从主席包厢里偷来的,因为那里有上佳的醇酿。”

好吧,实际上波叔是走进了“通道俱乐部”(紧挨着他的办公室)而非主席的包厢。波叔在那里开怀大笑,和工作人员讲段子,并开了一两瓶酒。我知道实情,因为那时候我就在通道俱乐部。波叔也可能是已经从主席包厢那里领了一杯酒,但我怀疑,波叔只是用“偷酒”的段子逗趣大家罢了。他是个运筹帷幄一切的人,媒体也难逃他的掌心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wzmuxiang.com/,意甲